洛子衿

日常因爬墙而咕咕
近期狂补海贼王爆磕ASL中
艾斯激推(大概)
脑洞往沙雕的路上越走越远也许下次更新你们就能看到我的沙雕社乱了(不)

【社乱】现实之蝶


#跟紧漫画最新话产粮

#我爱这个时期的乱步

#有ooc,应该算是小甜饼

“乱步……”福泽拉开了房门,脸上的怒气和上次对乱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而生气一样的,“我们需要去救一个孩子……”

“夏目先生的『三分构想』可能会因此分裂哦?”乱步稍微端正了一些坐姿,衬衫袖口的扣子因为没有扣好而露出了手腕。

“我知道,但是森医生的做法太过分了,那还只是一个孩子。”福泽取出了一年前打算开侦探社后就重新带着的刀,在衣柜里找出领带要帮乱步系上——不然乱步绝对不会主动系领带的,因为很麻烦。

乱步点点头,然后身上脖子方便让福泽系领带,“嘛,也对,她还是个孩子呢,福泽先生对孩子很容易心软~”

她只比你小一岁。

“我们走吧福泽先生,你和那个医生打架的时候我就把那个孩子拐走好啦~就算他再怎么厉害也赢的人也绝对是福泽先生呢~”乱步从沙发上跳起来,“孩子就应该无忧无虑的生活才对啊,这可是身为神之子的我的责任呢哼哼。”

“……”福泽本来想说的是另外的计划,但是看样子乱步早就看出了他会做这件事,所以对此毫不意外,
甚至有些斗志满满,也对,毕竟是世界第一的推理能力。福泽不自觉的弯了弯嘴脸,怒气也稍稍熄灭了一些。

“那么,那个孩子就由你保护起来,同时你也得保护好自己,你知道什么地方是最安全的对吧?”

“那当然啦,我的能力可是世界第一的!”

有了这句话的保证,福泽带着乱步到了约定的天台。

乱步趁着福泽和森医生打起来的时候乱步把与谢野带走了。

“那么——我和你的同盟也就到今天为止!”

“大人们怎么吵个架都好像很有道理一样呢”无聊得要命啊。

看出了与谢野的疑惑,乱步给与谢野解释了几句,结果就听到了让他有些意外的回答:“让我回去”

“我不能出去”

理所当然的,乱步问了为什么。

“我的异能……可以轻易地救回生命”

“所以,在我周围的生命全都一文不值……”

与其说这是原因,不如说这是她对自己异能所造成的后果而自责。

什么啊,这种讨厌的原因,那个森医生果然讨厌,难怪福泽先生都忍不了。

“像个傻子似的!”

什么?

“这些都无所谓啦——想要不用能力那就不用嘛”乱步放开了推着与谢野轮椅的手跑到了与谢野面前。

“……如果能不想用就不用……”

为什么这个孩子会对这种事情感到困惑?

“你觉得不行?因为你的治愈能力很厉害?”虽然与谢野没有说话,但是身为名侦探的他当然能看得出来她的想法。

“你错了——我的推理能力才是世界第一!其他能力有没有都无所谓!”语气里充满了自信与炫耀,“就算你来了侦探社也完全没有出场的机会,因为只要我出马,万事都会解决!”

与谢野的表情完全没有因为乱步的话而改变,眼神仍旧如同一潭死水,没办法,只能给她展示一下。

“不相信的话给你看个证据吧——”乱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扔到与谢野怀里——那是他在和森鸥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打算去找的东西,也是能让与谢野和他走的东西。

“……这是!”躺在与谢野腿上的蝴蝶让她激动了起来:“怎么找出来的?这件事我没和任何人说过!”

“这是我在基地里找到的,看吧?我什么都知道,要不要试着问一些问题,我什么都能回答哦!”这语气听着像在哄小孩子,实际上是在让与谢野给他一个展示能力的机会。

与谢野表情呆了呆,迟疑的问出了困惑了她近四年的问题:“那么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我珍视的人因为我死了,”

“以后……肯定还会发生同样的事,”

“这个世上……还有能容下我的地方吗?”

“……”这个孩子——“刚才我说过了吧?”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地方不需要你的能力,”因为只要我出马所有的案件都可以轻松解决。

“你来侦探社吧,”这不是要求也不是建议——这是邀请。

“我们不需要你的异能,要的是你的那份[温柔]”

温柔?

“你不想让眼前的任何一个人死掉对吧?所以才会那么痛苦。正因为你有着这份[温柔]我们才邀请你加入。”

“你不需要有能力,那份怜悯之心才是最可贵的。”

话音落下,与谢野捂着脸哭了起来。

啊啊啊那个森鸥外太过分了吧我不会安慰小孩子啊?!而且她该不会是傻了吧?虽然我觉得大家都是笨蛋没错啦但是……福泽先生,怎么办啊她哭了啊,计划里没有这个环节的……

“啪咔——”与谢野听到了声音。

那是她挣脱森鸥外束缚化茧成蝶的声音。

把心中的痛苦发泄出来后,与谢野把蝴蝶重新别到头发上,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我答应了。”

她露出了四年来的第一个真正的笑容。

“唔……你站起来就好啦,说实话虽然不是不行,但是我也并不是特别想推着你走呢。”

之前笑得温柔阳光的乱步瞬间不见了,但是与谢野这个时候完全没意识到乱步性格里的恶劣之处,之后就算发现了,也因为乱步的能力而感到敬佩从而对他各种容忍,自己莫名其妙的变得像乱步的姐姐一样了。

“嘛,走吧,我们去等福泽先生吧,反正他很快就会回来的。”乱步抓住了与谢野的手朝着那个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绝对安全』的地方走。

“那个……福泽先生和森医生打起来真的会赢吗?”因为对福泽并不了解,所以与谢野有些担忧。

“放心吧,福泽先生他啊,超级厉害的哦!”乱步脸上自信的笑容让与谢野相信了他的话,毕竟——之前他可是拿出了她以为再也找不到的东西。

而另一边——

“到今天为止的是你的命!”

我不会输的!因为还有人在等着我——这是我的正义,也是约定——

两人间的第一次拔刀相向以福泽的胜利告终,此后森鸥外继续潜伏在港口黑手党,而福泽则一边处理案件一边收留人手,虽说三分构想因为对与谢野的争夺而分裂了,但最后它以一种和最初构想相反的样子成型了。

————END————

名字没什么意义,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对漫画与谢野的“梦中之蝶”的相反,把她从噩梦中带出来吧

【社乱】称呼

#我好像写过这个题目?但是相信我内容不一样

#最新一话有感而发,【很短】不出意外还有一篇小甜饼

#灵感战士激情摸鱼【不

关于“福泽先生”这个称呼,侦探社里只有几个人这么叫过,这是在侦探社人员还不多的时候的事情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会叫福泽谕吉“福泽先生”,但那毕竟和侦探社关系不大,所以按下不表。

与谢野的“福泽先生”是带着尊重意味的,对长辈的称呼,这与她被侦探社招揽的时间有关。

国木田的“福泽先生”是对于师傅和强者的称呼,但也许是国木田第一个改口叫福泽谕吉社长的也说不定。

而乱步的“福泽先生”则是带着亲昵的称呼,甚至有一些莫名的骄傲意味在里面,大概就像是“我家大人是超厉害的那个谁哦”这种感觉。当然,乱步是与众不同的神之子,这个称呼有时候会有别人没有的撒娇的感觉,这是福泽谕吉自己说的。

————END————

PS:神之子是乱步自己说的

看啊!!!他多么可爱!!!!!

你们快去看更新啊!!!!!

乱步出来了!!!!

可喜可贺!!!

我要激情摸鱼!!!!!

【ASL】兄弟 兄弟? 兄弟。

#艾斯顶上存活前提,艾斯的海贼船是指原黑桃海贼团成员

#第一次对ASL下手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体

#是和光线太太在评论里激情交谈(?)而产生的脑洞(大概是沙雕)

#因为不会画就决定码出来

【宠物】

在顶上战争后过去一段时间,ASL三兄弟近十年分别后再次重聚。

当三方的人聚在一起后萨博发现了一件事——

艾斯和路飞的海贼船上都有可以当宠物的伙伴!

而且他们两还相互炫耀了一番比如什么“我家乔巴别看他看起来像个狸猫其实是超级厉害的哦” “柯达兹别看他像一只大猫其实战斗力超级强的” “乔巴也超强的啊还能变成怪物”之类的。

中间还夹杂着一些“讨厌~路飞你这样夸我我是不会高兴的”这种明明听起来很高兴的话,和意义不明的“喵~喵——”声。

最后两兄弟的争执以乔巴的胜利告终,因为乔巴又能打架又是船医而柯达兹并不能治病,这个时候的萨博就感到有些不妙——

“所以说,萨博你有什么宠物吗?”

果然,兄弟俩突然一致的转头问他。

萨博思考了一会儿把哈库拉来了,哈库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这并没有用,因为要论人鱼的话两兄弟船上也都有,果然——

“如果是萨博你那样的话那我还有一个哦,不对是两个——邦西大妈——沃雷斯——过来一下”

“怎么了艾斯?”

“啊啊啊那我也有啊艾斯,甚平——甚平——甚平——”

“路飞桑有什么事吗?艾斯兄弟你也在啊”

看着两兄弟怀里抱着可以当宠物的毛茸茸伙伴,身边靠着皮肤冰凉的鱼人和人鱼,萨博突然觉得很难过。

然后两兄弟突然一起抱住了萨博:“就算萨博没有这些你还有我们啊!哈哈哈萨博是笨蛋!”

虽然难过是装的,但是回去后革命军总长大人突然特别在意起了毛茸茸的奇怪生物,还特别要求是那种战斗力超级强的那种。

然后克尔拉把北军军队长鸦给推了出来,并给了萨博理由:“路飞船上那个船医不是也吃了恶魔果实吗,你让鸦变成动物形态不就好了吗?”

被兄弟们在某方面拉低了智商的萨博在下次聚会的时候真的让鸦变成动物形态带去炫耀了。

————END————

啊啊啊真的很沙雕了不要打我【翻滚】

虽然很沙雕但要相信我对他们的爱啊!!!

以及艾斯的伙伴应该是沃雷斯吧,因为是突如其来的脑洞和激情所以来不及找论坛的汉化了,但是至少存下来的艾斯伙伴图字又特别糊所以没怎么看清_(:зゝ∠)_

【社乱】武装侦探社

#有ooc

#乱步16岁,建社起步时期,从森鸥外那边挖到了与谢野,三人住在福泽的家里

#因为乱步快一年了还没落地加上最近放出与谢野萝莉时期的事,所以忍不住开了脑洞,另外推测可能三话以内会有乱步上线(但是年龄应该是十几岁)

#刀糖自鉴

===========================

“为什么?我不要!”

与谢野刚走进院子里就听到了乱步不满的声音,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根据自己的观察,最后得逞的估计还是乱步。

“福泽先生,乱步,怎么了?”

“与谢野你来啦,福泽桑他让我去道场习武,本天才明明是用脑的,体质根本不适合习武这种东西。”

这种莫名其妙的自信和理由虽然很多时候会让人很生气,但大多数的时候都难以反驳。

福泽对与谢野点头示意后就一直看着与谢野,与谢野并不知道前因后果,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所以她只得问了出来:“发生了什么吗?”

乱步一听到与谢野问这个问题就不太开心地坐在走廊上,拿起一串三色丸子一边吃一边说:“福泽桑想让我去武馆习武,但是你也知道的嘛,我连路都不怎么想走啊。”

这倒是真的,虽然现在组装侦探社只有三人,但每次有案件的时候走一段路程乱步就要开始嚷嚷着太累了不想走了,然后福泽先生要么是教育乱步不可以连这点路都要撒娇,要么就是背着乱步走,就连喜欢的零食很多时候都是差遣福泽或者与谢野与买,除非自己有什么中意新式点心。虽然乱步的头脑很聪明,但是就这个方面来说像是没长大的小孩一样。

“再说了,有福泽桑在就好了嘛,只要福泽桑在就会保护我啊。”

嗯,这个理由连她也无法反驳。

“不行。”出乎意料的是福泽反驳了这一点。

“啊?”

“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了呢,谁来保护你。”

对于这个事实乱步意外地很生气:“什么啊,福泽先生又这样说话,天天都会想这些有的没的不愧是大叔想法。”

乱步甩下这话就打算进屋了,但是却被福泽的严厉的话给定住了:

“上一次我们两个出任务的时候你忘了吗,对,那个时候我也在,可是最后你还是差点受伤了。还有之前把与谢野带回来的时候,那种地方虽然我也可以保护你,但是只要一个疏忽你就会受伤,别说你不知道,就算不需要『超推理』你自己也能察觉得到。”

“但是武装侦探社不就是要武装起来保护侦探吗?!除了我还有别人是侦探吗!”

“……乱步桑?”与谢野无措地站在争吵的两人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福泽起这个名字的初衷的确是乱步说得那样,但是若是侦探因此连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那不就是舍本逐末了吗。

两人这场僵持不下的争吵在几日后因为福泽的受伤而化解,乱步自己先一步退让了,与此同时福泽也并没有固执地非要让乱步变成高手,只是教他一些防身和躲避的技术。

后来与谢野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乱步咬着和果子眼神发散了起来:“我不想让福泽桑因为我的原因受伤。”

而且福泽桑不能永远保护乱步这个事实不是他想当它不存在它就真的不存在的。

与谢野还是觉得方面乱步的想法既固执又幼稚,因为不想面对监护人总有一天要离去,所以就固执地不想长大,希望这样就可以不让他离去。

虽然是很幼稚的想法,但是也算准了福泽真的会放心不下。

虽然想法既固执又幼稚,但真的很让人羡慕。

————END————

第三季!!!!

希望骨头社按照之前的一季带一本小说的操作出一集侦探社的秘密!!!!

想看甜甜的社乱(இωஇ )

【社乱】条件反射

#小甜饼,灵感战士脑洞流,一发完

#有ooc,脑洞源于71期文野汪

#虽然已经在一起但并没有宣告出来的背景(但是侦探社的老人们大多都知道)

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喜欢零食不太喜欢正餐,喜欢甜的不喜欢没有味道的东西,喜欢高难度的案件不喜欢一眼看破的案子,喜欢玩闹别人不喜欢走路,总而言之是个有很多缺点但是会让人不知不觉包容他的神奇名侦探。

虽然乱步身上有很多能让人脱口而出的特点,但是乱步有一个条件反射是侦探社里的人观察过后才发现的,那就是——只要有什么比较在意的事情第一反应是找社长。

上次做噩梦梦见社长给他的眼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奇奇怪怪的眼镜,醒来后从办公桌上闯进了社长室哭闹着:“不是社长给的眼镜我就不想戴啊”。

当然,做噩梦什么的是被不小心听到的太宰猜出来的。

但是这次和上次完全不一样,上一次的事情可以解释是因为有关眼镜的梦,所以才会第一时间的找社长,可是这一次的灵魂互换和社长基本没有关系——非要说的话也只是出任务会比较麻烦。但是乱步的第一反应还是要告诉社长。

这就比较耐人寻味了,但是非要说的话就像是有什么新奇的事情要找好朋友分享,可是侦探社公认的乱步的好朋友镜花并没有得到这个待遇,这个待遇是只有社长才有的特殊待遇。

当然,最后大家还是换回来了,乱步和太宰显得有点失望。太宰嘛……是因为败坏国木田名声这件事还没来得及用他的身体做,毕竟再怎么说他的坏话都比不上用本人来的快吧,而且还没试过用国木田的身体自杀。

至于乱步,换回身体后失望了一会又突然高兴了起来,太宰猜测乱步可能要找社长尝试交换身体,想想就十分有趣啊。

晚上,乱步窝在沙发上抱着一袋薯片盯着福泽欲言又止,福泽再淡定也经不住乱步这样盯着他,而且肯定有什么事要说。

“怎么了,乱步,是有什么事吗?”福泽放下茶杯询问,乱步也把薯片放在一旁。

“社…不,福泽桑………”然后乱步把白天的事情说了出来,翠绿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福泽。

“也就是说……你想和我互换身体,但是因为不想痛所以一直在犹豫吗?”福泽一下就看出了乱步在纠结什么。

“嗯,不愧是社长。”

“那就别换了。”

“欸——?不要,为什么啊,那么有趣的事——”

“没必要为了这种事去疼一下,虽然我并没有感觉,况且我这幅中年人的身体没什么好感受的。”福泽瘫着脸,但眼里都是笑意。

“什么嘛……那社长就不想感受一下我这副青年人的身体吗?”乱步不高兴地撇嘴嘟囔着。

福泽见状意识到这样是没办法让乱步打消念头的,而且也猜到了乱步想要个自己互换身体的真正原因,于是凑到乱步耳边说了一句话,结果乱步脸色爆红,“社社社社长我要去洗澡睡觉了。”然后跑出客厅冲进卫生间,还不忘把睡衣带进去。

福泽喝着茶,但嘴角是压也压不住的笑意。

那句话是——我的身体,你不是感受过吗。

————END————

虽然正剧没出来,但是文野汪出来了!!!是BH汉化的所以只截图了重要部分,完整的请移步微博观看【ID:BH打杂组】

剧情是太宰和敦撞头发现灵魂互换然后玩了起来和国木田互换了,然后就在太宰要跑出去败坏国木田名声的时候乱步进来两人撞头灵魂互换,乱步搞清楚事情后第一反应是“真好玩我要给社长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棒啊我爱他!!!!

人生十大错觉

5就是我本人了,其他的我非常有自知之明的,真的

奇奇:

刀刀见血


贰半半:



1.我两小时内能写完这篇文。
2.我今天能写完这篇文。
3.我这周能写完这篇文。
4.我这个月能写完这篇文。
5.没写完这篇文我绝对不会开新脑洞。
6.我这个月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7.我今年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8.我这个月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9.我今年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10.我填坑的速度一定能追上开坑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