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衿

日常因爬墙而咕咕,开车太麻烦了我不想开车了(手动再见)
放弃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我从艾斯爬墙回天喰了
虽然我是个银毛控,但请给我投喂黑发的那种男神
快要把乱步当成儿子看了所以不管怎么爬墙都会回来给乱步过生日

【社乱】糖果妖精和他的妖怪骑士

#算是万圣节贺文,游戏外观(?),gosick的兔子梗


#ooc,其实我只是想让社长说出那句非常霸道总裁的台词,然鹅……大家吃得开心就好啦~


#万圣节快乐~希望明年有更多的社乱粮



“乱步,糖果吃太多了。”城堡里咔嚓咔嚓咬碎糖果的声音突然被打断,紧接着少年用不满的语气嚷嚷着:“我可是糖果妖精啊,吃糖果不是很正常吗……”


但是咬碎糖果的声音却没有再响起来。


“最近万圣节啦福泽桑,我们要出去工作了,所以说最后我还是会有很多糖果吃的。”像是故意要和某人唱反调,乱步说出了最近两人的行程安排,甚至还特意提起了工作后会获得很多糖果的这一事实。


乱步是个糖果的魔法使,但是同时他也是个妖精,至于他究竟是发糖果的魔法使还是收集糖果的魔法使他早已忘了,更多时候都是收集糖果来吃而不是把糖果分发出去,毕竟糖果很好吃。


福泽是个狼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人类那里学习的剑术,即使不需要使用本身的力量也可以凭着剑术打败很多人。而他们俩究竟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已经不得而知了,毕竟几百年的事情了谁还记得呢。


每年的万圣节他们都有工作,那就是去孩子家要糖果,美名其曰防止孩子们蛀牙。


而每年的这个时候福泽的心情都不怎么好,至于原因乱步一直没弄明白。


“Trick or Treat,嘛,反正不交出糖果明年你就会一块糖果都没有哦~”虽说乱步说的是事实,但一般的小孩子肯定会气到脸颊鼓起来,然后才不情不愿地将自己的战利品上交一部分。他们本地的传说里就有一个是关于糖果妖精的,传说他会在万圣节这一天上门来讨要孩子们收获的糖果,而如果孩子们不给,那么第二年的万圣节他将一块糖果都没有。


虽然传说是这么说,但是稍微大一些的孩子都不是为了这个传说而将糖果交出去的,实在是因为糖果妖精身后站着的人太可怕了,那种狼一样的眼神即使大人也承受不了。


“Trick or Treat~”


开门的小男孩紧张的看着乱步,“对,对不起,今年我没有糖果……我妈妈生病了,所以我就没有出去……”越解释男孩的头就越低,最后连自己都觉得像借口,毕竟怎么会有孩子万圣节不出去要糖果呢。


“那就没办法了,”乱步伸进自己装糖果的袋子里摸出了一把糖果,“给你吧,今年你有糖果啦~我要糖果是为了防止小孩子蛀牙的,但是万圣节没有糖果的小孩子也是不行的,嘛,作为回报明年你要给我更多的糖果!”乱步理直气壮的说完自己身为糖果妖精的宣言就走了,留下吃惊的小男孩敞开着自己的家门目送他离开。


“啊啊啊糖果还不够啊,今年的收获好少啊,还想要更多的糖果!”乱步打开了糖果袋子,里面的糖果因为给了刚刚的男孩一把而少了一半,他收集的糖果不仅是糖果,还有快乐,装进袋子里的糖果再拿出来的时候就不是装进去的那个量了,特别是拿出来的糖果还不是自己吃的。


“乱步”


“干嘛啊福泽桑,我现在很难过啦你不要和我说限制我吃糖果什么的,现在的糖果根本就不够我吃的。”乱步烦躁地把帽子扯下来。


“糖果的话我这里就有,不需要去找别人。”


“欸?等等,所以你每年都不开心是因为这个吗?”乱步像是发现了什么奇迹,连手里的糖果都没有理会。


福泽移开了眼神,并没有和乱步对视。


“那好吧,今年我们提前完工,回家吃糖果~”


“不行,不能吃太多。”


“什么嘛,福泽桑真是双重标准,糖果不拿来吃我为什么要收集回来啊,再说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可是妖精,不会蛀牙!”


然后,那一天,乱步用一种特别的方法让福泽感受到糖果的美味。


至于乱步和福泽的关系?嘛,不就是美丽的妖精和他的狼骑士吗。


至于究竟是普通故事里的兔子一样狼骑士是妖精的心变成的,还是妖精把心给了他的狼骑士就不得而知了。


————END————



我居然把我的车置顶了,太羞耻了

【社乱】胡萝卜汁

#生贺,小甜饼,没什么内容,有ooc

名侦探虽然脑子是神级的厉害,但是身体不是,再加上名侦探平时无聊没事干的时候会抱着游戏机玩,有时候也会找报纸夹缝里的四格搞笑漫画来看,这些事情被社长福泽谕吉第一次知道后,名侦探的饭桌上就多了一样东西——胡萝卜。

乱步虽然说不上讨厌吃胡萝卜,但是也谈不上喜欢,是那种只要有别的不是他讨厌的蔬菜和胡萝卜在一起他就不会选择胡萝卜的程度,当然如果只有胡萝卜也要别的菜吃完了他才会吃。他也并不讨厌吃蔬菜,虽然平时吃的零食很多,但那都是在补充大脑需要的热量,神级的大脑消耗的热量当然是常人的几倍。而且青少年时期就和福泽谕吉住在一起,被影响到在饭桌上荤素平衡基本不会挑食,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偏好,就像大福他比较喜欢吃红豆味的一样。

所以在饭桌上出现胡萝卜的次数从一周三次到每天都有后,乱步不干了,就算知道福泽是为了他好,可是任谁天天吃同样的东西都会腻,再加上福泽对厨房里的事也不能说得上在行所以并不会换着花样煮给他吃。

乱步第一天拒绝吃胡萝卜时福泽就意识到了,多年相处下来对于乱步他差不多也是太宰观察人的水平,加上乱步在他面前基本不会掩饰自己的心思,所以这几天他都在烦恼到底该怎么让乱步吃胡萝卜。

然后有一天他听到直美和与谢野在讨论冬天喝柠檬汁把夏天晒的皮肤白回来。

那天乱步回家之后就发现了家里的榨汁机,第一秒他就知道福泽要做什么,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开心,因为他可以用榨汁机榨很多东西,比如一些他曾经幻想过但是街上并没有卖的混合果汁。

所以他很开心的喝了几天胡萝卜汁,然后又陷入了最开始的拒绝状态,因为腻了。

胡萝卜汁停了几天,但是饭桌上鸡蛋和鱼肝出现的次数变多了,在吃了几天以后乱步终于受不了了,每天也不玩游戏了也不在报纸夹缝里找四格漫画了(让社员们帮他找),然后每天都不是很开心,毕竟有意思的案子并不是天天都有的,乱步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都要抑郁了的时候福泽和他做了一个交换,这个交换实在太诱人了,于是他又开始重新喝起了胡萝卜汁。

福泽说如果乱步答应每天都喝胡萝卜汁,他会尽量抽出时间来陪他去办案。

重点并不是办案,重点是如果社长陪他去他就可以让社长背了。

社长已经很多年没有背他了。

当然不是因为他长大了觉得这么做很丢脸,连贤治比他小都背过他。

是因为福泽变成了侦探社社长事情多了起来没时间陪他去办案,加上身为社长的威严,侦探社人多起来之后他就没怎么让社长背了。

可是这次是福泽自己说可以抽出时间陪他去办案的,也就是说福泽默认了可以背自己。

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他的超推理就不需要再用了。

大不了以后喝快一点,反正也不难喝。

当然,在乱步生日这一天福泽特地把工作提前做完空出一天的时间去陪他。

于是这一天的侦探社除了太宰之外旷工的还有社长和名侦探。

————END————

乱步,生日快乐

我终于想起来我没看剧场版了,这是糖!我不管,这是在安抚乱步独自一人没能加入异能者大逃杀的大军里!(bushi)

不然为什么事情刚结束没多久你不去认真工作待在乱步桌前而且桌上还放了个钱包(武士刀警告. jpg)

还有就是森医生说社长连那么可爱的女孩都能下得去手,社长嫌弃爱丽丝说怎么看都是妖怪(不是妖怪的可爱男孩就招架不住吗暴露了)(武士刀再次警告. jpg)

我要向大家安利这位太太!!!
チャコ太太(之前不会输拗音就没打太太的名字)
画风差不多就是尾田的画风再稍稍上一点美化滤镜的那种感觉(也有可能是特意模仿了尾田的画风),基本上都是ASL的本,现代paro里老爹会变成白色的小狗,甚平有可能是精灵,时不时会cue厨子出场,有小马哥和以撒的戏份,基本上都是兄弟情,甚至还有两个哥哥压着马尔科说“我弟弟真是个天使”的剧情(hhhhhhh你们两个真是够了)
这个太太的小男孩画得特别可爱,我爱小男孩,我爱ASL!!!!!
(但是有一本的剧情有点不太连贯,可能是因为我没买全)
补充一点:可能有点艾路倾向,因为本子的封底只有一本是三兄弟都在的

不会搞图链,放弃了还是继续用老方法吧,P2

不要在这里评论哦(不然我分不清是在哪篇),也不要在这里点小红心小蓝手,看完就假装这是个隐藏在异次元的东西(不要让老福特注意到这里)

我点开看了看好糊啊,要是你们看不见……我再发到微博上吧(真情实意的哭泣了)

【通环】过于羞耻

#PWP,文笔不太好,有ooc

【第一点开要登录的直接开二吧,图糊到看不见字就点开三吧,我也没办法了,我是真情实意的想开♂车的】

#满足自己对天喰学长的幻想,有一点奇怪的普雷,雷的就不要点进去了

#为了防止自己以后对环这个字产生什么联想所以在指天喰学长的时候全都换成了環

“明天见,胖胖橡胶。”天喰拉下战服的帽子和胖胖橡胶道别,还没来得及走手里就被塞下了一个保温饭盒。

“这是我朋友给我的,我今天可能没有时间吃了,送给你了天喰,麻烦你帮我解决了。”胖胖橡胶一脸郑重,像是在交付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欸?但是……等等……”胖胖橡胶完全不给天喰拒绝的机会,话说完就走了,就算天喰要拒绝也没来得及说出口。

……拒绝不了,那就只能当成晚饭来吃吧。

夜晚,百万又解决了一个敌人,正准备换下战斗服回家的时候接到了天喰的电话:“百万……你能过来吗,我有点不舒服……”

“環?你没事吧?我马上过去!”断了通话的百万朝着天喰家赶去,自然不会听到在电话那边天喰异常的喘息声。

点开它就可以看见一顿饭引发的惨案

放弃挣扎的土方式链接

因为图太长还是糊的微博停车场

————END————

ps:日语里的金蛋和睾♂丸是同一个音

【社乱】心软的年龄

#短小,有ooc

#镜花准备见社长的前几个小时

“镜花酱,侦探社的人都很好,你别担心,而且你很厉害,肯定有机会进入侦探社的。”敦在镜花身旁安慰镜花,就担心她会紧张。而镜花只是面无表情地点头,完全看不出来她到底有没有在担心。

“呀~我回来啦~有没有什么零食啊?”乱步抱着一袋东西用身体顶开了门。

“乱步桑,我想问……”

“哦?我看看,嗯嗯没关系的放心吧肯定会过的,嘛,毕竟是社长呢。”敦话还没说完便被乱步抢答了,而且回答的内容有些东西是敦想不明白的,但是一想到乱步的厉害之处就决定还是不要想太多,这方面只要相信乱步的推理就好。

“哟——大家,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一不小心买得有点多了,最新出的那个变色糖果是我的,其他你们都可以吃哦~”

“乱步桑,这是什么?”贤治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小包包装很奇特的东西——上面画着史莱姆一样的物体。

“啊,这个是跳跳糖,但是他们家研究出了软糖的跳跳糖,贤治你可以吃哦,反正接下来不会有用到你战斗力的机会的。”乱步拿出了变色糖果正准备拆包装。

“乱步桑,今天怎么买这么多零食和大家一起吃?”与谢野也从袋子里找出了甜点。

“唔,味道还不错。算是提前庆祝吧,有新人加入。”虽然说着味道不错,但是吃下第一颗之后整包糖都被放在一旁,乱步又拆开了包装上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零食。

“欸?乱步桑为什么那么肯定呢?”谷崎帮妹妹跳出一包薯片,随口问到。

“那当然了,因为我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

“乱步桑果然厉害呢,连这种事都知道!”

“不愧是乱步桑啊”

“果然是乱步桑呢”

侦探社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对乱步的赞美。

最后社长果然同意了收留泉镜花。

“说起来,乱步桑,你这么肯定社长会同意的理由是什么呢?”事后与谢野突然问道。

“欸?要解释吗?很简单啊,因为社长容易对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心软嘛。”

最后一句话里莫名的含着纠结,联想到这两人了关系,与谢野偷偷地笑了。

乱步桑虽然很厉害,但果然很多时候都很像小孩子呢。

————END————

注:乱步和社长第一次相遇时乱步14岁,收留与谢野时与谢野14岁,贤治也是14岁。

我,又想写社乱,然后cue迅哥儿出场了,,,本来没那么强烈的,然后看到那张官图上的新青年e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