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衿

想画画
吃腐向多,鹤厨乱步厨神谷厨野神厨
文笔渣,没办法把脑洞描述成想象中的样子,文风受近期阅读书籍影响
目前尽量每月四份社乱粮,有灵感就飚字没灵感就卡文

是因为天冷了大家都不产粮了吗

【社乱】福泽家的猫(四)

跑来更新,果然不适合写太长,关于这篇的雷基本前面都有,要是有新的雷会提前预警,前文戳头或者直接在tag找吧

————————分割线————————

“这个世界的人类其实是有两种类型的,其中一种就是我们,兽人,而另一种就是普通的人类。”福泽一边给乱步解释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一边默默数着乱步点的红豆麻薯。

一,二,三………四…………五,已经第五碗了,这孩子到底要吃几碗的红豆麻薯,不,是红豆馅才对,不会觉得太甜吗,……又叫了一碗,连茶水都没有喝一口,就这样连着吃六碗红豆麻薯里的红豆,年糕被凄惨的剩在碗里,真的不觉得甜吗,真想让他喝口茶缓一缓。

“才不要,喝茶的话会破坏甜味。”

………一不小心说出来了,看来自己真的是有点接受不了这种吃法………第七碗了………

在乱步快要吃到第九碗红豆麻薯的红豆的时候,福泽终于忍不住让服务员上了一碗清水放着等乱步喝,本以为乱步会因为冲淡甜味而不喝的,没想到他居然把水喝掉了。

“唔,虽然很好吃但是嘴里都是甜味就有点想吃咸的呢。”

………并不想带你去吃东西了

“好吧,那就先算了吧”

“虽说是有两种类型的人类,但其实兽人就像动物世界里的熊猫一样稀有,一千个人里都不一定会有一个兽人,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们是〖异类〗”

乱步挖着红豆麻薯的手顿了一下,露出了带着些茫然又释怀的表情,“所以,他们才那样对我吗?”

福泽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了下去,“兽人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一方面体现在生理结构上,兽人有『表性征』和「里性征」表性征看起来和人类一样,分为男和女,而里性征则与兽类相似,分为雌性与雄性。”

福泽喝了一口被乱步嫌弃的茶,“这个暂时先放在一边,回去后我会找相关资料让你看,人生就是需要多学习。我想告诉你的是兽人和常人不同的另一点,也是很少有人知道的一点,那就是,每个兽人都会有自己的特殊能力,被称之为〖异能力〗”

“……〖异能力〗?那是什么东西?像是超能力一样的吗?”

“……也可以这么说,毕竟有些人的〖异能力〗就和超能力很像,这个世界上的异能力有很多种,没有人真正统计过都有什么样的异能,异能只能大致分为几种类型[战斗型]、[治疗型]、[精神型]、[改变现实型]、[引导型]等,还有很多种类的划分,但这几种都是可以见到的。”福泽列举了一些异能类型,乱步吃着红豆馅的动作倒是慢了下来。

“你可以一眼就知道案件真相对吧?”

“嗯”

“那有可能是一种异能,毕竟……”

“怎么可能呢,这种事情明明大人应该会知道的,爸爸妈妈他们就和我一样,而且他们比我厉害得多了。”

“…………关于这个,其实有可能因为你的父母是例外。”福泽想了想也只能想到这个解释。

“母亲说过不能小看每一个人,大人都是很厉害的,而且大人们其实都知道,所以我不需要说出来。”乱步一脸理所当然地反驳着福泽。

“……说起来,你的父母是?”福泽忍不住对乱步的父母好奇了起来。

乱步说了两个名字,女性的那个他并不认识,但是男性的那个名字他有听说过,是在警界十分出名的人物,据说只要有他在现场没有什么案件是他解决不了的。福泽的直觉告诉他乱步身上有一种很强烈的违和感,但是具体是因为什么他并没有发现。

“你的父母……有告诉过你他们是什么种类的兽人吗?”

乱步茫然的摇头,“没有,我也没见过他们的耳朵和尾巴,他们有…………你,你的意思是说……我父母……是正常人……吗?”

乱步那瞬间变得混沌起来的眼神让福泽吓到了,他或许不小心把永远不会被发现的,两个智商极高的父母为了孩子所掩埋的真相挖掘出来了。

乱步——是变异的。兽人有天生的,即父母也是兽人而生下的,也有突然变异的,乱步很显然是第二种类型。

乱步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乱步开始觉得自己仿佛被这个世界排斥着,周围的人都是有同类的,而只有自己,连父母都和自己不一样。

不妙,要快点说些什么来挽救这个局面才行。福泽发现乱步的状态开始变得不太对。

“乱步,你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我也有所耳闻,而你的母亲,据你所述,是比你父亲还要厉害的人物,而这两个人的智商都高于常人,在这之前你丝毫没有怀疑他们和自己不同不是吗。”

乱步迟疑地点了头。

“兽人的〖异能力〗可以说是规则外的东西,而很显然你的〖异能力〗应该是看穿真相之类的,可以想象,你的父母为了瞒住你,让你眼中的世界是正常的费了多大的努力。在你父母去世之前,你有觉得自己和其他人不同过吗?”

“没有,妈妈说他们和我都是一样的。”

果然是这里的问题,“但是在那之后你是不是有时候觉得大人们真的十分愚蠢,明明很简单的事情非要弄那么麻烦?”

乱步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是。

“而且,其实〖异能力〗是有突然完全觉醒的。”自己到底在瞎说什么,并没有这种东西,“你之前应该是不自觉的在用着异能力,但在双亲过世之后你的异能力就完全觉醒了,所以你才会看得更多,他们因为思路没办法跟上,才会觉得你是异类。”

“你是说大人们其实都不懂吗?但是他们……”

“是,你的智商和他们的对比起来就像是科学家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你会觉得婴儿会对谁有恶意吗?况且,或许就是因为你的父母两人都是智商高到极点才会导致你的变异不是吗?”

“不会………”乱步眨巴眨巴着眼睛,“也就是说,之前的所有事件都是因为他们太过愚蠢才导致的咯?”

“是”

“这样啊,既然是愚蠢的婴儿,那就由我来保护他们吧,毕竟我的能力是一眼看穿真相呢!这简直就是神的能力嘛!”乱步的笑容如同初生红日般耀眼,完全不像之前那样,这是解开了束缚真正的开怀的笑容。

“但是,你需要一样东西来训练你的能力,只有这样你才能只在案件发生的时候使用,平时的大人们在你看来就不会觉得他们愚蠢和不可理喻。”你也会轻松一点,虽然并没有这种东西。

“嗯……好吧,福泽先生我想吃隔壁的炸点心,你顺便帮我买吧。”乱步笑眯眯地看着福泽。

………总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按下了一个不妙的开关

——————TBC——————

还是没写到想写的梗……

社乱最近的剧情十分适合凉鞋太太提过的十二国记的paro啊

麒麟知道这么做会导致灭国所以反对王的做法,但王坚持自己的道,所以麒麟只得自己去寻找这么做导致灭国的原因(我在想什么坑还没填完)

后来想了想,把只得自己寻找改成麒麟气得从朝堂上直接离去,大臣想要把麒麟追回来但是被主上阻止了,主上表示国家做这件事灭亡的原因只有麒麟能调查,麒麟是去调查的不用追了

突然甜了回来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这样|ω•`)

群青进入了鹤鹤温暖的体内并说:

是我是我就是我


郎少:



是这样的,每天都在自我怀疑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社乱】福泽家的猫(三)

*兽人生理设定,作为第二性征

*社乱年龄差14岁,相遇时乱步14社长28

*为了让社长成功撸猫而写

*私设多,脑洞大,非日更

*能接受的就继续往下走↓

“所以说……安眠药致死是什么…意思?”伊藤优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呆滞地问。

中村智看见伊藤优香的反应突然跪在了地上,抓着自己的头发缩着脑袋不敢看伊藤优香。

“啊,猜对了呢,果然是这样吗”乱步说出了有些无所谓的甚至是冷漠的话。

“乱步?究竟是怎么回事?”福泽放下了伊藤夫人的尸体。

“嘛……其实就是呢,这个人以为这个小姐用安眠药杀了自己的母亲,然后就把这个女人挂在了横梁上但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其实没死,然后这个女人就被强行吊死了。”乱步一脸“就是这样子”的表情。

“………乱步你能再说得清楚一些吗?”福泽觉得在场三人大概都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不过凶手大概是听懂了。

“啊……真是麻烦,说成这样了还不懂吗?真是不明白大人……”乱步小声地嘀咕着,然后继续开始了解说:

“其实就是这位伊藤小姐之前大概是想用安眠药杀了自己的母亲,并且这件事被这个中村…智?知道了,然后呢今天伊藤小姐把真正有安眠药的牛奶拿给伊藤夫人,但是伊藤夫人并没有喝完只喝了一部分,应该是中间两人谈了什么伊藤小姐突然不想杀掉自己的母亲了,然后就阻止了伊藤夫人把有安眠药的牛奶喝下去。”乱步停顿了一下,觑了福泽一眼发现他还在等着他说下去,“好吧,借口大概是牛奶冷了不好喝之类的,然后伊藤小姐就去拿了另一杯牛奶,这个时候呢,正巧被这个…中村智看见了,他还看见伊藤小姐端着空杯子出来了,然后他就以为伊藤夫人被杀了,所以就趁着没有人在着的时候进了伊藤夫人的房间把伊藤夫人挂在房梁上了,嘛,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太过紧张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伊藤夫人还有呼吸,于是伊藤夫人就这么死了。”

“你在,你在瞎说什么啊!”伊藤优香突然一巴掌向乱步扇去。

“抱歉,伊藤小姐。”福泽突然伸手挡住了那一巴掌,把乱步揽到身后。

“你自己看嘛,这个矮几加上伊藤夫人的身高根本够不着绳索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换了个杯子装的牛奶,你的房间应该还有剩余的安眠药,中村智进来为你‘善后’的时候是没有带手套的哦,矮几上还有他的指纹,伊藤夫人嘴角还有一点奶渍吧,虽然你给她喝的安眠药的量不足以致死,但是让她睡着确是没问题的,所以你才会在刚开始说伊藤夫人最近没精神,一个作风严谨的人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精神不振的时候把客人请来呢。”乱步从福泽身后站出半个身子,撇了撇伊藤优香又补了一句,“应该没超过半个小时,死亡时间。”

“呜——小姐,对,对不起,我,我……”

“啪——”

“你给我闭嘴!”伊藤优香眼睛布满血丝,像是下一秒就可以打死中村智。

乱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中村智问道:“啊,或许你知道伊藤夫人没死但是还是吊死了她哦。”

“乱步!”

“……什么嘛,这个理由和他做这件事的理由是一样的啊,因为中村智喜欢伊藤优香啊,但是嘛看了就知道啊伊藤夫人是不可能同意的啦,所以呢……”乱步低着头,脸上是什么表情没有人看见,“‘如果就这样把夫人吊死,要是被发现了还可以说是为了小姐才这么做的,这样小姐应该会记住我的吧’,你是这么想的吧。”

“为什么……你全部都知道?”中村智崩溃的的表情让福泽明白乱步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你以为我想知道这种事情吗,明明我根本不懂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你们全都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什么啊?!”乱步拽着福泽袖子的力气变大了,像是要把羽织从福泽身上扯下来。

“乱步,别担心。”福泽伸手揉了揉乱步的头发,很平常的动作却奇迹般的安抚了乱步的情绪。

“哈,哈哈哈,原来还是我的错吗?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明明今天才明白母亲的心意,想要和母亲好好相处的………”伊藤优香听出了事情的原委,“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吗……”

福泽看着两人失态的样子,出房间外拨打了警察局的电话,乱步也很奇怪的在那之后一直沉默着。

“乱步……”

“我要吃红豆麻薯。”本来想问乱步些什么的福泽被突然打断。

“……啊?”

“奖励,我要吃红豆麻薯,现在就想吃。”

“好吧,等一下警察来了就带你去。”说的是昨天的奖励吗,但是也要等警察来了才能走。

“…………”乱步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是又没有说出来。

感觉……这个孩子有什么地方特别违和,总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东西。

————TBC————

下章就亲密度up啦,顺便带一些这个世界的设定也会出来。

为防止有人看不懂案件剧情(都不好意思说是案件了),以下是事情经过:

伊藤洋子对伊藤优香非常人般的严厉导致伊藤优香想用安眠药杀死自己的母亲,这件事被中村智知道了

伊藤优香端着放了安眠药的牛奶进了伊藤洋子的房间和伊藤洋子谈话,但是伊藤优香在谈话中明白了母亲的心意,之后用牛奶冷了不好喝的借口换了一杯牛奶,但是这个时候伊藤洋子已经喝了几口

伊藤优香把没有安眠药的牛奶端给妈妈,被中村智看到了,他以为是放了安眠药的那杯

伊藤优香离开房间后中村智进房间把伊藤洋子吊在了房梁上,因为伊藤洋子的房间里除了矮几只有垫子和被褥,所以就把矮几放在下面装作是自杀用的的,但是因为是第一次作案加上想到伊藤洋子死后就不会有人阻止他追求伊藤优香所以过于激动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

福泽和乱步到来,发现尸体,乱步看穿事情经过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漫画20话的页首

大概是侦探社成立初期的第一张集体照

感觉国木田和与谢野都比较正式换了衣服还弄了头发,站姿也比较正经,虽然乱步也很正式但是表情很放松看起来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当然名侦探几乎每天都很开心) ,站姿也是十分放松,领带也松松垮垮的,社长换了西装但是表情……虽然都是一样的表情但我总觉得社长很想快点换掉

【社乱】福泽家的猫(二)

*兽人生理设定,作为第二性征

*本文社乱年龄差14岁,初遇时乱步14福泽28

*本章有……自己的脑洞,虽然很想写成推理但是还是没成功,总之脑洞有点大

*有后续,非日更,在想好的脑洞没写出来之前不会完的

*能接受就往下走↓

“啊,是福泽先生吧,母亲在里面等您,她最近工作有些累可能有点精神不好,请您不要介意。”开门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少女,应该是委托人的女儿。

“哇哦,这就是你这次工作的地方吗福泽先生,感觉好酷的样子。”乱步从福泽身后出来,兴奋的打量着房子四周。

伊藤洋子给的地址是自己家,而眼前这个院子就是信上的地址,是那种家里族人较多才会住的院子。。

“………那个?”伊藤优香看着福泽,对于这个表情在这几天里福泽已经十分熟悉,“十分抱歉,这是我家的孩子,因为好奇我的工作所以非要和我一起来。”

“啊?原来福泽先生都已经有孩子了吗,看不出来呢,请先进来吧,让你们在外面呆了这么久真是失礼了。”伊藤优香把门打开请两人进来。

“不是………”不是我的孩子,算了,这种东西解释了也没什么意义,反正之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小智,准备一些茶店,母亲要和福泽先生交谈。”伊藤优香朝厨房一边朝正对着大门站着的青年喊一边把福泽带养西边的房间,“我们家一般是在这里和客人会谈的,因为什么类型的客人都回来所以就选了这边的房间。”

“是——”

“母亲应该会客室等您,这里……”伊藤优香打开的房间门里并没有人,房间里有一张茶几还有叠的十分整齐的垫子,茶几看起来有些旧了,但是房间却十分干净,看得出来伊藤夫人应该是经常招待人的,福泽这么想着,但伊藤优香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可能的啊,母亲应该到这里来了才对,母亲不会迟到的啊……”

“可能在房间里哦”本来只是跟在福泽身后一边参观房子一边打算安静的看福泽工作的乱步突然出声,“可能睡着了”

“啊,说得也是。”伊藤优香想起了什么对刚刚的事突然没那么介意了,“真的十分抱歉,可能需要一起去叫妈妈”

福泽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他并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小事的人。

“母亲大人,我进来啦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妈妈!妈妈!”伊藤优香突然尖叫了起来冲进了房间里,在她身后进来的福泽明白了她崩溃大喊的原因——伊藤夫人,上吊了。

房间里一片混乱,简直像是被洗劫过一样,矮几翻倒,茶水撒了一地,而伊藤夫人就在矮几的上方上吊了。

“小姐,怎么了——”穿着小智——刚刚应声的仆人焦急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在看到屋内的景象后脸色瞬间惨白了下来,“小,小姐……”

“伊藤夫人死了,伊藤小姐很难过。”福泽看他不敢相信的样子还是提了一下,“不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总之先……”

“是他杀哦”

“乱步?”乱步突然的断言吓了福泽和青年一跳,“你是怎么知道的?”

乱步奇怪的看了福泽一眼,“这不是很明显的吗?”

福泽有些奇怪,但还是问了乱步为什么。

“因为……伊藤夫人应该是个守时的人才对,而且她的性格大概是十分严谨……甚至是严肃的吧,所以呢,请了客人来却自杀了这种事她是不会做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

“刚刚会客室的摆放,还有这里,虽然已经被弄乱了,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原本的摆放位置都是有特定的联系的……”乱步指着房间的垫子和被褥,的确,这些东西都有很明显的折痕,也就是说伊藤洋子本人是那种会将被子叠得十分整齐的严肃性格。

“这位先生真是厉害呢……”

乱步奇怪的看了青年一眼,又转向福泽,“所以说……福泽桑我们可以回家了吗,好无聊啊,这种事情只要警察来了就能把凶手带回去了呢。”

“你知道凶手是谁对吗!”伊藤优香突然扑过来抱住乱步的腰,情绪十分激动,完全不像刚刚快要崩溃的样子。

“知道哦”乱步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要问这种奇怪的问题,“凶手就是他啊”说着伸手指着围裙青年。

小智脸色更加惨白了,“怎,怎么可能呢,我,我为什么要杀了夫人?”

“中村智,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妈妈?”伊藤优香表情有点扭曲,“我没有,小姐我……”中村智下意识的反驳着。

“因为你啊”乱步看戏似的看着两人,又补了一句:“她的死因是窒息而不是安眠药致死哦,对吧?”乱步转头看向福泽。

福泽把伊藤夫人放下来后看到了脖子上的勒痕,知道乱步说得没错——脖子上的淤青很明显是只有被勒死和上吊致死才会有的,不可能有什么安眠药致死才放在绳子上这种事。

————TBC————

【社乱】福泽家的猫(一)

*兽人性征设定,作为第二性征

*私设多,为了让社长撸猫而写,本章有点ooc

*两人年龄差14岁,目前乱步14社长28

*如果可以接受就往下走↓

自从少年醒了以后就一直缠着他,这让福泽很烦恼,当然缠着他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少年总是很任性,理所当然地认为世界就应该是他眼中的样子,无论如何说教或者解释,最多一个小时后就会故态复萌。

忘了说,少年叫江户川乱步。

而且这个少年……乱步,他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兽人和人类有什么区别,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需要转化才能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

兽人,是稀有的物种,在这个世界上的兽人可以说得上是千分之一的几率才会存在。谁也不清楚兽人是怎么来的,但传言每个兽人都有自己的特殊能力,并且雌性的兽人的生育能力很强,但就连这个传闻也只有很少人知道,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有兽人这个物种存在。因此倘若乱步就一直顶着猫耳和尾巴出门,难免会导致某些人对他下手,比如专门捕捉兽人来研究的人,和仇视兽人的人。

“所以为什么你一直顶着你的耳朵在外面?还有你的尾巴。”但是好可爱

乱步的耳朵动了动,他注视着福泽问道:“难道不行吗,我在家里都是这样子的,而且这边大城市不是也有的人还顶着兔耳朵吗?”

“不行,那其实是人类,耳朵是假的,我们的耳朵是真的………”

“欸——大叔你也有耳朵吗?长什么样子的啊,我想看!”

“…………”我只有28岁。虽然这么想,但是福泽还是把耳朵转换为兽耳,尾巴也转换了。

“好——帅——大叔这是狼耳朵吗?好酷啊,我可以摸摸吗?”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是乱步已经扑到福泽怀里伸手摸上了福泽的耳朵。

福泽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很少被人触碰,但是………既然他那么高兴,那就让他摸好了。然后福泽伸手撸了撸乱步的猫耳,内心已经冒起了泡泡:原来猫耳朵是这种手感。

虽然被乱步扯开了话题,但福泽最后还是和乱步强调了这件事的重要性,在解释不清楚的情况下,福泽用带乱步出去吃好吃的零食这个条件让他把耳朵和尾巴收起来,当然,用了三天时间,因为乱步说之前没有人教他这件事。

对此,虽然福泽感到有些违和,但他并没有深思下去。

“福泽先生,有委托了吗?带我去吧,顺便兑现我的奖励啊我想吃零食~”在那之后换了称呼的乱步对福泽撒着娇,当然,特地露出了猫耳,因为他发现福泽好像在他顶着猫耳的时候特别好说话。

“…………可以,但你要一直跟着我,不能在委托人面前任性。”

“欸……好吧”

这是两人的第一件案子,也是乱步对福泽彻底信任,将自己完全交给福泽的案子。

委托人:伊藤洋子

————TBC————

手机里还有一点存粮,不是日更

【社乱】福泽家的猫(初)

*兽人生理设定,作为第二性征

*社乱年龄差只有14岁,相遇时乱步14福泽28

*为了让社长有猫撸写的,二设多

*有后续,就是不知道有多长

*可以接受就继续往下走↓

福泽谕吉是一个保镖,但实际上却是个拥有能一人灭掉一只军队的强悍武力值的危险人物

而今天他的保镖工作是一个女人委托的,委托里特地要求他晚上去她给的地址那里,虽说要求有些奇怪,但是作为委托里的任务他必须要按要求完成。

就是这里么……… 福泽站在狭窄的巷子里扫视着四周,巷子里唯一的路灯上贴的牌子是“西街13町”,委托人给的地址“西街13町”在这种地方本身就已经让人感觉很奇怪了,然而在这四周都是高立的围墙的巷子里,福泽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他下意识的把手放在刀柄上

在那边!福泽一个脚上借力就冲到了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里,腰间的刀闪出银光,但他又把刀收了回去,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孩子蜷缩着身子躺在那里,气息微弱,脑袋上覆着一对猫耳,身后的尾巴绕着腰缠了一圈,衣服看起来像是在泥里洗过一般已经看不出原样。

福泽悄声无息地走了过去,以他的感官虽然能感觉到这个孩子很虚弱,但究竟怎么了还要仔细检查才会知道

虚弱的少年睁开碧绿的眼眸迅速扫视了福泽几眼又闭上了,原本有些的紧绷身体一下就放松了,像是他知道福泽不会伤害他似的 。

福泽的确没有伤害他的心思,他只是把少年抱回了家里,找了个熟人给他检查身体,至于委托本身就比较可疑,只给了和地址要求他晚上过去,要让他做什么并没有具体交代,所以只得暂时放在一边。

“这个孩子怎么样了?没有问题吧”福泽看向从房间里出来的森鸥外,丝毫不会怀疑森鸥外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否则他也不需要特地找森鸥外来给这孩子检查。

“被人下了药,虽说不知道是什么药但是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对身体其他方面的影响就不知道了,另外…………看他的样子像是还没有学会如何把兽形态的特征完全变为人形态的特征。这一方面你可要小心了哦,福泽。”森鸥外整理着药箱把检查结果告诉福泽。

“那么,他大概多少岁你知道吗?”看起来最多只有12岁的样子,福泽在心里面说 。

“嘛,看骨骼已经有14岁了,虽说外表看不出来,真是可惜啊不是女孩子。”森鸥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有些惋惜,这让福泽不得不怀疑让他来帮这孩子检查的正确性 。

“看在同为夏目老师弟子的份上提醒你一句,你要小心哦,这个年龄的孩子对于救命恩人可能会费尽心思赖上呢,况且你估计是没办法照顾他的。”也没办法摆脱他,森鸥外把后半句话吞掉了,虽说福泽本身并不想理会“旁人”的事,但是嘛…………毕竟是猫呢。

森鸥外的这句话仅仅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因为福泽的性格没办法和别人合作,更别说是照顾人,而且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这下可麻烦了

————TBC————

我……二十几年前的蜘蛛侠为什么是这样的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