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衿

日常因爬墙而咕咕,开车太麻烦了我不想开车了(手动再见)
放弃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我从艾斯爬墙回天喰了
虽然我是个银毛控,但请给我投喂黑发的那种男神
快要把乱步当成儿子看了所以不管怎么爬墙都会回来给乱步过生日

【社乱】福泽家的猫(三)

*兽人生理设定,作为第二性征

*社乱年龄差14岁,相遇时乱步14社长28

*为了让社长成功撸猫而写

*私设多,脑洞大,非日更

*能接受的就继续往下走↓

“所以说……安眠药致死是什么…意思?”伊藤优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呆滞地问。

中村智看见伊藤优香的反应突然跪在了地上,抓着自己的头发缩着脑袋不敢看伊藤优香。

“啊,猜对了呢,果然是这样吗”乱步说出了有些无所谓的甚至是冷漠的话。

“乱步?究竟是怎么回事?”福泽放下了伊藤夫人的尸体。

“嘛……其实就是呢,这个人以为这个小姐用安眠药杀了自己的母亲,然后就把这个女人挂在了横梁上但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其实没死,然后这个女人就被强行吊死了。”乱步一脸“就是这样子”的表情。

“………乱步你能再说得清楚一些吗?”福泽觉得在场三人大概都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不过凶手大概是听懂了。

“啊……真是麻烦,说成这样了还不懂吗?真是不明白大人……”乱步小声地嘀咕着,然后继续开始了解说:

“其实就是这位伊藤小姐之前大概是想用安眠药杀了自己的母亲,并且这件事被这个中村…智?知道了,然后呢今天伊藤小姐把真正有安眠药的牛奶拿给伊藤夫人,但是伊藤夫人并没有喝完只喝了一部分,应该是中间两人谈了什么伊藤小姐突然不想杀掉自己的母亲了,然后就阻止了伊藤夫人把有安眠药的牛奶喝下去。”乱步停顿了一下,觑了福泽一眼发现他还在等着他说下去,“好吧,借口大概是牛奶冷了不好喝之类的,然后伊藤小姐就去拿了另一杯牛奶,这个时候呢,正巧被这个…中村智看见了,他还看见伊藤小姐端着空杯子出来了,然后他就以为伊藤夫人被杀了,所以就趁着没有人在着的时候进了伊藤夫人的房间把伊藤夫人挂在房梁上了,嘛,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太过紧张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伊藤夫人还有呼吸,于是伊藤夫人就这么死了。”

“你在,你在瞎说什么啊!”伊藤优香突然一巴掌向乱步扇去。

“抱歉,伊藤小姐。”福泽突然伸手挡住了那一巴掌,把乱步揽到身后。

“你自己看嘛,这个矮几加上伊藤夫人的身高根本够不着绳索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换了个杯子装的牛奶,你的房间应该还有剩余的安眠药,中村智进来为你‘善后’的时候是没有带手套的哦,矮几上还有他的指纹,伊藤夫人嘴角还有一点奶渍吧,虽然你给她喝的安眠药的量不足以致死,但是让她睡着确是没问题的,所以你才会在刚开始说伊藤夫人最近没精神,一个作风严谨的人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精神不振的时候把客人请来呢。”乱步从福泽身后站出半个身子,撇了撇伊藤优香又补了一句,“应该没超过半个小时,死亡时间。”

“呜——小姐,对,对不起,我,我……”

“啪——”

“你给我闭嘴!”伊藤优香眼睛布满血丝,像是下一秒就可以打死中村智。

乱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中村智问道:“啊,或许你知道伊藤夫人没死但是还是吊死了她哦。”

“乱步!”

“……什么嘛,这个理由和他做这件事的理由是一样的啊,因为中村智喜欢伊藤优香啊,但是嘛看了就知道啊伊藤夫人是不可能同意的啦,所以呢……”乱步低着头,脸上是什么表情没有人看见,“‘如果就这样把夫人吊死,要是被发现了还可以说是为了小姐才这么做的,这样小姐应该会记住我的吧’,你是这么想的吧。”

“为什么……你全部都知道?”中村智崩溃的的表情让福泽明白乱步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你以为我想知道这种事情吗,明明我根本不懂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你们全都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什么啊?!”乱步拽着福泽袖子的力气变大了,像是要把羽织从福泽身上扯下来。

“乱步,别担心。”福泽伸手揉了揉乱步的头发,很平常的动作却奇迹般的安抚了乱步的情绪。

“哈,哈哈哈,原来还是我的错吗?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明明今天才明白母亲的心意,想要和母亲好好相处的………”伊藤优香听出了事情的原委,“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吗……”

福泽看着两人失态的样子,出房间外拨打了警察局的电话,乱步也很奇怪的在那之后一直沉默着。

“乱步……”

“我要吃红豆麻薯。”本来想问乱步些什么的福泽被突然打断。

“……啊?”

“奖励,我要吃红豆麻薯,现在就想吃。”

“好吧,等一下警察来了就带你去。”说的是昨天的奖励吗,但是也要等警察来了才能走。

“…………”乱步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是又没有说出来。

感觉……这个孩子有什么地方特别违和,总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东西。

————TBC————

下章就亲密度up啦,顺便带一些这个世界的设定也会出来。

为防止有人看不懂案件剧情(都不好意思说是案件了),以下是事情经过:

伊藤洋子对伊藤优香非常人般的严厉导致伊藤优香想用安眠药杀死自己的母亲,这件事被中村智知道了

伊藤优香端着放了安眠药的牛奶进了伊藤洋子的房间和伊藤洋子谈话,但是伊藤优香在谈话中明白了母亲的心意,之后用牛奶冷了不好喝的借口换了一杯牛奶,但是这个时候伊藤洋子已经喝了几口

伊藤优香把没有安眠药的牛奶端给妈妈,被中村智看到了,他以为是放了安眠药的那杯

伊藤优香离开房间后中村智进房间把伊藤洋子吊在了房梁上,因为伊藤洋子的房间里除了矮几只有垫子和被褥,所以就把矮几放在下面装作是自杀用的的,但是因为是第一次作案加上想到伊藤洋子死后就不会有人阻止他追求伊藤优香所以过于激动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

福泽和乱步到来,发现尸体,乱步看穿事情经过

评论

热度(32)